2018年4月4日

與諏訪敦彥談8米厘狂熱 – 第四十二屆香港國際電影節

當初拍攝《話多多二人幫》(HANASARERU GANG,はなされるGANG)時,我帶着一個問題:究竟電影是否需要有故事?如果不需要,又會變成怎樣?其後拍攝的電影,我都希望以演員演出為主,帶紀錄片和即興的元素,從打亂次序的敘事結構以至演員現身解說,也受到法國新浪潮影響,你會看到高達,雷奈等人的影子。直到今天,我還是帶着同一疑問去拍攝我的作品。